快捷搜索:

转而为罗慎行抱不平

罗慎行现在终于开始明白武魂中的真实是怎么回事了,自己刚进入武魂的时候,便讶异于武魂系统那身临其境的真实感。但随着自己在游戏中的时间越长,自己的惊讶越有增无减。自己上次在游戏中打坐的事,就让自己生成了强烈的困惑,以至于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网络之间的区别。而现在竟然更进一步的感受到真实的重量,甚至连山风吹拂在身上那冷飕飕的感受都那样真实。真不知道自己继续玩下去的话会不会迷失在武魂中。想到这里罗慎行隐约领悟到什么,但是这个念头刚起就被冰雪凝儿的说话声打断,罗慎行扭过头问道:“凝儿,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冰雪凝儿没想到自己在他身边讲话,他都可以置若罔闻,愤怒的吼道:“你刚才在干什么?我说得那么大声你都听不到。”然后扭住罗慎行的耳朵道:“我说金色箭头的颜色开始变淡了,我们应该赶紧出发。”罗慎行急忙跳起来,冰雪凝儿拦住他道:“等等,我要开始惩罚你了。”说着打开自己的物品柜道:“把你的也打开。”罗慎行知道自己的光荣任务又来了,打开物品柜道:“把最重的都给我。”冰雪凝儿道:“不会便宜你的。”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物品柜中最重的装备都放到罗慎行那里,自己的物品柜中只放一些几乎没有分量的丹药和宝石。后来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把罗慎行物品柜中的宝石和草药拿到自己的物品柜中,算是替罗慎行分担。罗慎行突然发现自己两百多颗补血丹都不见了,他看看自己的物品柜,又看看冰雪凝儿的物品柜,惊讶的道:“凝儿,补血丹都丢了。”冰雪凝儿沉下脸道:“是不是你偷吃了?”罗慎行无辜的道:“没有啊,再说我也没受伤,吃它干什么?”冰雪凝儿“噗哧”一笑道:“逗你玩的,我早点告诉你就好了。补血丹在真武大陆是没用的,而且不论你从新手村带出多少,在开始闯关之后都会被系统自动收回。”罗慎行心痛的道:“你怎么不早说?那可价值六千多个金币耶。”冰雪凝儿淡淡的道:“其他玩家也都犯过这个毛病,而且这是我那几个闯过关的同伴告诉我的,系统可没有这样的提示,所以你也应该和别人一样慢慢的摸索,这样才公平。”罗慎行吃个闷亏,垂头丧气的收好物品柜,又突然想起一件事道:“补血丹没有用,那受伤的时候怎么办?”冰雪凝儿道:“用你合成的丹药治疗啊,所以你记住,尽量别受伤,要不然受伤的滋味很痛苦的,要多痛苦就有多痛苦。”罗慎行悠然神往道:“那里一定很精彩,哎!你走慢点儿啊。”肩负着冰雪凝儿的开天斧、风神弓、十八支短矛、轮回剑以及杀死熊精得到的铠甲以及其他一些装备的罗慎行,步履维艰的追在脚步轻盈的冰雪凝儿身后,不一会儿便气喘吁吁的落后了一大截。冰雪凝儿沿着下山的道路轻松的连蹦带跳,穿过一片树林之后惊喜的道:“前面有个小木屋。”罗慎行精神大振,以为终于到了关头,精神抖擞的加快了步伐,三步并做两步的来到小木屋前。冰雪凝儿回头嫣然一笑道:“跑得还蛮快的。”罗慎行看到箭头指示的方向正是小木屋内,欣然道:“总算熬出头了,咦!门上的数字是干什么的?”小木屋的门上有九个刻有数字的木块排成的方阵,上面的三个数字是一、二、三,中央的三个数字是四、五、六,最下面的一行是七、八、九。冰雪凝儿摆出内行的架势道:“看明白没有?这是口令锁,只有解开口令才能进到屋子里。”然后皱着秀眉苦苦思索着。罗慎行趁机坐在地上抒解一下疲劳,这九个数字是罗慎行小时候就填过的数字游戏,先让冰雪凝儿烦恼一阵,这样自己就可以多休息一会儿。突然冰雪凝儿欢呼道:“解开了!”然后她把九个刻有数字的木块摘下来,按上面一排八、一、六,中央一排三、五、七,下面一排四、九、二的顺序排好,构成任意三个数位的和都是十五的排列组合。当冰雪凝儿把木块重新排好的时候,小木屋的门“吱哑”一声打开了。冰雪凝儿对罗慎行勾勾手指,挺胸抬头的快步走了进去。罗慎行也知道这个问题难不倒她,只好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走进木屋中。屋子的正中又有一个半米高的巨大石台,冰雪凝儿此时站在刻有八卦图案的石台前,苦恼的道:“这是八卦图。”罗慎行没想到在这里会看到八卦的图案。他在屋中往左右看了一眼,除了这个刻有八卦图案的石台外没有任何显眼的东西,他知道这个石台一定就是闯关的通道。他伸手在八卦图上动了几下,发觉每个八卦图案都不能移动,但是却可以向下压。他又试着往阴阳鱼的两只眼摸去,阴阳鱼的两眼都是轻微的向上凸起, 精选3码中特他试探着往下按, 精选三肖三码资料但是两只眼似乎被下面的机关卡住了。冰雪凝儿语气不坚定的道:“这个也是口令锁, 三期必开一尾中平特解开口令就可以打开这个石台。”突然恍然大悟地道:“我知道了, 香港摇钱树精选一肖这里一共八个卦象,我们每只手按一个,每只脚再踩一个,正好可以同时按住八个。系统一定是因为我们是两个人一起闯关才这样设计的。”罗慎行哑然失笑道:“那阴阳鱼的两只眼呢?那才是打开石台的关键,我们总不能用下巴来按住它吧。”冰雪凝儿沮丧的道:“我不懂八卦。”罗慎行微笑道:“恰好我懂一点点,这是伏羲先天八卦的卦象图,说不定可以派上用场。”说完后飞快的按照干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的顺序按了一遍。在他按完后,石台上发出一声轻轻的“喀答”声。冰雪凝儿惊喜的道:“成功了!”罗慎行再往阴阳鱼的两只眼按压,这次轻易的就把两只眼按到与八卦图齐平的位置,阴阳鱼无声的向两侧划开,露出黑漆漆的井口。罗慎行道:“这次我先下去,如果没有危险的话你再跟上。”冰雪凝儿低声道:“我是不是很没用?”罗慎行愕然道:“什么?你怎么会这么想?”冰雪凝儿失落的道:“过桥的时候要你背我,打开石台也是你想出来的办法,我一点儿忙也帮不上。”罗慎行道:“刚才小木屋的门不就是你打……”冰雪凝儿打断他的话道:“我知道那是你让着我,要不然那个数字游戏谁都能解开。”罗慎行急忙道:“这个问题算我们扯平了,我背你过桥是因为我是男人,解开八卦图是因为小时候师父教过我。再说,光是简单记住八卦的卦象并不代表什么,易经里面还有很多东西我都不懂的。”冰雪凝儿迟疑的道:“真的?”罗慎行道:“当然是真的,我师父一直骂我又懒又笨,其实易经是他逼着我学的,八卦图只是刚开始的一部分,被他打多了自然就记住了。”冰雪凝儿兴致立刻来了,睁大了眼睛道:“你师父还打你呀,打得狠不狠?”罗慎行故意叹息道:“也不算狠,平时就是踢上两脚,打我几拳而已,最重的时候也不过是打到鼻青脸肿罢了。好了,我们该下去了。”冰雪凝儿愤愤不平的道:“这还有没有国法?体罚学生是违法的事,你怎么不去控告他?”她听到罗慎行杜撰的“悲惨遭遇”后立刻把自己小小的不快拋到了脑后,转而为罗慎行抱不平。罗慎行见她信以为真,而且要自己去控告自己的师父,新闻资讯急忙溜到石台前沿着镶嵌在石壁上的把手向下爬去。他爬了十几米之后就安全的到达了井底,井底虽然没有灯光,但是石壁上发出灰蒙蒙的光华,使他可以看清井底的一切:井底约有一米见方,井壁上两扇相对着的门紧紧的关闭着,他仰头向上高声道:“凝儿,下来吧,里面很安全。”冰雪凝儿爬在石台口向下张望道:“真的安全?我怎么看不到你?”罗慎行信誓旦旦的道:“绝对没问题,只是下面的光线稍微暗了点,不过下来之后就可以看清楚了。”冰雪凝儿道:“你可不许骗我。”小心翼翼的向下爬来。罗慎行藉着石壁发出的微弱光华,贪婪的注视着冰雪凝儿被盔甲覆盖着的修长大腿和丰满诱人的臀部,直到冰雪凝儿落在地面上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平安来到罗慎行的身边,冰雪凝儿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就在她下来的同时正对着她的那扇门自动打开了。冰雪凝儿还没来得及告诉罗慎行,她身后的那扇门也打开了,汹涌的激流瞬间把罗慎行和冰雪凝儿冲出另一扇门。冰雪凝儿惊叫一声死死的抓住罗慎行的胳膊,两个人在慌乱中紧紧地搂成一团被地下河席卷着冲向远方。黑暗中罗慎行也不知道自己被冲出了多远,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关节都快散掉了,想必娇滴滴的冰雪凝儿比自己严重吧。终于眼前一亮,两个人从地下河中被冲出来回到了外面的世界,此时地下河一个急转弯把两人拋在一个浅滩上,喜出望外的两个人忙爬上浅滩大口大口的喘气。冰雪凝儿边喘息边骂道:“狼崽子,你不是说绝对没问题吗?这是怎么回事?”罗慎行擦去脸上的水道:“应该是系统的设置吧。当闯关的两个人都达到井底的时候那两扇门就会自动打开,这事儿不能怪我,我也是受害者。”冰雪凝儿努力翻过身仰躺在地上道:“你就继续狡辩吧,等我有精神的时候再和你算帐。”说完有气无力的在罗慎行背上捶了一拳。罗慎行坐起来道:“这回应该到达关头了吧?”冰雪凝儿指着他身后的方向道:“别做梦了,我们来到绝路了。”罗慎行回头望去,只见自己身后是一面高达四十余米的陡峭山崖,山崖犹如刀削斧凿般地平整,连攀爬的地方都没有,冲出地面的地下河蜿蜒曲折的环绕着山崖,而指示前进方向的金色箭头正笔直的向上指着。罗慎行低呼道:“还是杀了我吧。”说完重重的躺了回去。冰雪凝儿突然“咯咯”笑道:“这还不算最难的,你猜我那几个同伴闯关的时候遇到的是什么?”罗慎行道:“比这还难吗?”冰雪凝儿开心的道:“他们被送到了冰天雪地当中,把他们冻得半死才勉强闯过去。咱们还算是幸运的,至少不用受冻。”罗慎行暗道:“我宁可受冻也比爬这个山崖强,冰天雪地至少可以挺过去,可是遇到山崖却是无路可走。”冰雪凝儿拍拍他肩膀鼓励道:“总会有办法的,咱们可以在山崖上挖一些攀登用的小洞,嗯!或者制造一个梯子。”罗慎行灵机一动道:“梯子!我怎么没想到。”冰雪凝儿悠然道:“因为你笨嘛。”然后皱眉道:“什么材料都没有怎么造梯子啊?”罗慎行笑嘻嘻的取出风神弓道:“用这个。”然后来到石壁前比量一下高度退了回来道:“天无绝人之路,聪明人总会想出好办法的。”冰雪凝儿用鼻子“哼”了一声道:“你是在夸自己吗?”罗慎行一本正经的道:“怎么会呢?我是在说你聪明,真的很聪明,只比我差了那么一点点而已。”然后避开冰雪凝儿踢来的一脚,把一支短矛搭在风神弓上道:“我要造一个天梯。”说着用力的拉弓。冰雪凝儿满心期待的看着他,但是罗慎行的脸色突然一变,冰雪凝儿关切的道:“怎么了?”罗慎行用力地“嘘”了一口气道:“没事儿。”现在的风神弓已经变得强韧无比,罗慎行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勉强把弓拉开,把短矛对准了落点,右手一松,短矛带着刺耳的破风声深深的插入石壁上。冰雪凝儿拍手道:“射进去了。”罗慎行信心大增,目测着山崖的高度陆续把短矛射出,每支短矛的落点都比上一支的落点高两米左右,那是一个人站直了身体之后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罗慎行在射出第十八支短矛之后,双臂的肌肉已经“突突”的颤抖个不停,他把风神弓收回物品柜,看着指示方向的金色箭头颜色已经开始变淡,那是系统提示他们闯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再耽搁下去,箭头消失的时候就表示他们闯关失败了。冰雪凝儿查了一下短矛的数量道:“已经没有短矛了。”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在这十八支短矛组成的天梯上方还有一支短矛的位置,那代表着最上面的一支短矛距离山崖的顶部还有将近四米的高度。罗慎行紧张的问道:“凝儿,你爬得上去吗?”冰雪凝儿担忧的道:“上去是没问题的,可是最后那一段怎么办?”罗慎行不敢置信的重复问道:“真的没问题?”冰雪凝儿过铁索桥的时候要让自己背过来,怎么这个时候爬这种高难度的天梯却毫不在乎呢?但是如果冰雪凝儿自己爬不上去的话自己是绝对没有力气再次背着她爬上去的。冰雪凝儿羞涩的笑道:“我可是跆拳道高手,爬这种梯子杜我来说是小儿科。”罗慎行惊讶的彷佛发现新大陆般的盯着她道:“那你怎么……”冰雪凝儿又瞪圆了眼睛道:“我就是不敢过桥,你有什么意见?”罗慎行改口说道:“我的意思是太好了。最后面的那一段我来想办法。”来到山崖前,罗慎行抓住短矛向上一翻身,把身体翻到了短矛上,然后踏着第一根短矛爬到了第二根短矛上,到了第二根短矛后,罗慎行低头向下望去,惊奇的发觉冰雪凝儿已经灵巧的来到了第一根短矛上正冲着他做鬼脸。罗慎行会心的一笑继续往上爬,当罗慎行爬到最高的那根短矛之上时,冰雪凝儿如影随形的也来到了第十七根短矛上,现在罗慎行开始明白冰雪凝儿一直在自己面前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恐怕如她所说自己是跆拳道高手的事,十之八九是真的。看来自己以后得小心了,千万不能再被她表面的样子所迷惑。罗慎行在短矛上放松了一下身体道:“凝儿,我先爬上去,然后再接你上来。”他小心的站在短矛上抽出轮回剑在石壁上挖了一个洞,然后把轮回剑叼在嘴上,右手攀住小洞把身体向上提起,接着左手握拳弹出了血铁爪上的那三根利刺。左拳再用力一挥,三根利刺深深刺入了石壁当中。罗慎行试了试血铁爪的承受力之后,左臂用力向上一拉,把身体提起了一小短距离后,继续用轮回剑挖洞。就这样一点儿一点儿的向上攀升着。冰雪凝儿紧张的握紧了双拳,神情紧张的注视着罗慎行,终于在罗慎行攀升到山崖的顶部时,冰雪凝儿才吁出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罗慎行在上面叫道:“凝儿,你站起来,我的绳子不够长。”冰雪凝儿欣然的站在短矛上,很快地一条裤腿便从山崖顶放了下来,冰雪凝儿骇然道:“这是什么绳子?”罗慎行得意的道:“这是我的最新发明,你快上来,我们已经闯关成功了。”冰雪凝儿听到闯关成功了,再也顾不得计较“绳子”是什么材质,双手抓住裤腿道:“我来了。”

  大乐透 20039期

在爱过程中,“前戏”大家或许都懂得不少,但对于“后戏”应做些什么则可能不那么清楚,而要如何才能让爱做个完美后戏呢?赫芬顿邮报报导,专家称爱后应做7件事,身体与心灵将因此获得满足。

  新浪科技讯 5月8日下午消息,资讯类短视频平台“梨视频”App今日已在苹果App Store以及应用宝、华为等各大安卓应用商店下架。目前仅可搜到梨视频专业版App。

,,曾道人免费马会资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